Lumen Lunae


日記
by runafujisaki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仮説

有個念歷史系的朋友說過一句話;「歷史沒有如果。」

所以我一直覺得所謂的過去就是過去了,再怎麼如果再怎麼後悔,你還是沒辦法改變,那你成天自怨自艾老是在那邊後悔有個屁用?

這樣的如果套用在假設性問題也是一樣的,什麼要是你媽跟我都落水了你要先救誰的蠢問題有什麼好問的,想傷感情也不是這種傷法。

有時候一些不可能存在的情況,用假設性問題去討論,沒有實際效益又浪費時間,如果你假設出來了,能去作出實驗來證明,那也就算了,偏偏有很多人問假設性問題根本沒有經過大腦思考就隨便脫口而出還要對方一定得要認真思考才能過關,有病嗎?

不過如果今天有人希望我以他的立場去思考看看他的感受這種假設性問題就會讓我認真思考。

我覺得人多半都是受到了傷害才會說出這種話,因為我就是這樣。

所以,我會願意去思考,我是不是傷害了他,我是不是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

想像力不足或是不夠體貼的人常常會忽略了別人的感受,覺得這樣有什麼不行,其實話說回來,也就是每個人心中的那把尺往往都是不同規格,要是能輕易訂出規則來,那也許很輕鬆,可是人跟人之間,並不是一個訂下規則來就行的問題。

不學著去思考,不學著去想像,不學著去關心,不學著去體貼,認為自己才是世界的中心。自己受了傷才是最重要的,別人受了傷不關我的事情,只要把責任推卸出去就行了。

有時候,試著走出自己的世界一步。

可能看到的東西就不同了。
[PR]
# by runafujisaki | 2012-11-08 22:08 | 雜談

味気ない

今天跟腐男的對話大致如下:
我:某某好像還是學生,難怪感覺很嫩。
腐:你也曾經是學生。
我:可是我キノ系列的心得都是學生時代寫的。
腐:你這麼小就那麼乏味!

後來在噗浪上討論這個問題時,我說我的中二病是在小五到小六,為期大約兩年,還被朋友說發病期間好短,這也不是我的錯吧...

晚上翻了翻自己以前寫的東西,大致思考了一下,剛開始使用BBS時,的確是發了幾篇現在自己來看都羞愧的文章,後來因為學校生活頗有趣,開始在kuso版發文,但是歷程也蠻短的,大概是有種想寫的東西跟這個版不同的感覺,便脫離了。

之後,就是很隨興的想寫啥就寫啥。

但是我再度思考了一下我中二病發病期間的過去,那時候的症狀大概就跟大多數的人大同小異,反正也就差不多是那樣吧。

至於痊癒的關鍵,我想是小學畢業後,我迎接了對我人生來說影響很大的第一個死亡。

那是住在我家隔壁巷子,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一個女孩,因為意外從自家樓上墜樓,說真的,就算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覺得這應該是電視當中才會出現的劇情吧,更不要提她墜樓前幾天,我跟她才因為一點小事而吵架。

雖然是一點小事,但是也造成了為何我現在對所謂的「約定」很敏感,當時的我就是覺得跟另一群朋友出去比跟她出去有趣,所以毫無愧疚感地毀了她的約。

至今,我還是會想,就只是那樣的一念之差,讓自己有這麼深沉的罪惡感,真的是自己活該。

而這個女孩過世沒多久,一個跟我小學同班六年的男孩,因為醫院誤診而過世。

我跟這男孩的感情並沒有特別好,但是當他母親看到我們這些同學去上香時,他母親的反應可能我永遠也忘不了,那眼神似乎是在怨恨著這個世界,怨恨著我們這些小孩,為什麼你們還活著?

那時候雖小,但是我真的覺得她是這樣怨恨我們。

最後,我們這群同學連大門都不敢踏入。

那時候的我,知道了這個世界其實很輕易地就能改變,而死亡,隨時都可能降臨。
[PR]
# by runafujisaki | 2012-11-08 22:05 | 雜談

おひさ


maa...真的是很久沒動用到這邊了。 (笑

通常只有在人際關係上遇到問題我才會想寫些有的沒的吧。 (嘆氣
前陣子也是因為某女性友人好似心情不好對我講話有點刺,
讓我好生不高興的一陣子,可是卻沒想要動用這裡。

所以...這位新認識的女性友人想跟我更熟的壓力讓我...
請給我一個安靜的角落顧影自憐吧。 (大誤

其實我對於那種對方拋過來的好意常常不知道如何應對,
因為我不擅長交朋友呢。 (笑
有些人聽了可能會覺得不可思議,但是我覺得朋友就是質重於量,
少沒關係,可是能講體己話就夠了,於是我對於要踏出去面對一段新的關係相當的...
膽怯,更可以說是懶惰,畢竟我不是個有勇氣的人。

總覺得,想跟對方維持一定交情的時候,是最難應對的了...
[PR]
# by runafujisaki | 2011-04-29 16:37 | 雜談

女性友人


嗯....最近搬上台北(其實也不是最近了 orz)認識了一位先前就有點接觸的女性友人,
說真的,她人要說的話,是屬於"好人",可是我跟她電波...不合。

但是對方似乎很想跟我交情更好,只是我在幾次的飯局跟會談下,
心裡頭湧現出了,我應該沒辦法跟她有更之上的交情了的想法,
總之,就是說不上來的不合就是。

尤其是最近常去的討論區發生一些事情,我...我不知道她的想法是怎樣,
只是我沒辦法認同她的行為,這真的就是每個人的想法不同吧?
也可能是這位女性友人前陣子無業,所以時間比較多?
才能跟那個引起爭端的份子盤旋許久,不過換成是我,
我是沒辦法,也不想這樣浪費自己的時間就是。

就在我摸索跟這位女性友人說話能直接(ㄐㄅ)到何種程度的時候,
我似乎已經失去了想跟她混熟的力氣了...
[PR]
# by runafujisaki | 2011-04-29 16:26 | 雜談

腹黒

前陣子當我要離職時,植病助理跟我說,就等看看會不會下六月雪吧。

離職後,業務往來的助理小姐也對我說,時間會證明一切。

然後我最近聽到的消息是,因為工作團隊的某個大頭對我前老闆的效率不是很滿意,於是去跟我老闆反應;也有聽說,資訊公司那邊的經理好像也多少反應了一些事情。

結果就是,前老闆明年度不會再接觸這個計畫,而他當初用這計畫經費聘請的助理也要轉移到植病組上班。

說真的,我不覺得這是什麼下六月雪或是時間證明一切啦。想得陰謀一點,就是我老闆聽了前老闆對我的抱怨或是他自主觀察後覺得我不ok,想利用我前老闆跟我不和這點逼退我,如果套句系辦大姐說的話,就是不想自己當壞人啦~

前老闆退出計畫的事情感覺也可以這樣子去思考,可是好像又太陰謀了一點,畢竟我想我老闆不會想到計畫中往來較密切的人士當中,只有我前老闆對我抱持著濃烈的不滿,而其他同仁都蠻喜歡我的(?)。

只是不意外的,聽說前老闆在他的新助理面前稍稍的批評了我(人要委婉),但是這位4月才上任的新助理,聽植病助理的轉述是說,要不是6月開始要換到植病組,可能就不想待了。

不過我當初會選擇離職,其實跟前老闆沒啥關係,是我覺得我老闆根本就不挺我,只會要我去忍耐前老闆,然後我選擇不忍耐就是了。要我說的話,忍耐的確是不成問題,我擅長忍耐,可是我覺得要是老闆不挺自己,之後日子也很難受,我稍微的做點反應後,發現我老闆沒啥想出面挺我的意思,就死心了。

是說大家都說我老闆對我很好啦,還幫我關說什麼有的沒有的,想想我可能是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只是有時候,這些個情緒不是說想拋開就拋開的。畢竟我老闆當初也是作了挽留我的這個假動作啊。 (啥?

前幾天,曾跟我一起在前老闆那邊共事過的學妹告訴我,前老闆之前有打電話問她目前的情況,要不要回去上班之類的。然後我學妹拒絕了,我學妹跟我說,沒必要為了錢去那邊承受他的壓力,還每天要騎大老遠上班。

仔細想想,我在農試所的日子,就是個承受前老闆壓力的日子,想想還真是自虐。放棄自虐後,我覺得整個人輕鬆超多,雖然多少對未來依舊有點不安,可是總比每天要戰戰兢兢擔心被無緣無故劈頭大罵來得好。
[PR]
# by runafujisaki | 2010-05-19 02:37 | 雜談

やきもち


我是個很多人都說不像天蠍的天蠍,不過我覺得即使我有很多特性跟天蠍不像,但是某個部分是挺像的。

就是占有慾很強烈這一點。

也就是說,我還挺會嫉妒的。
雖然說我不太會表現出來,但是其實我內心中可是千思百轉啊。

小時候,不,其實那時候也不能算小了吧。 XD

我在高中時曾經因為好朋友突然跟另一個人變得特別好所以跑去找另一個交情不錯的朋友哭了一大場,後來用了很彆腳的理由解釋我為什麼哭那麼慘。

當然雖然現在跟高中好友的交情依舊,但是我常常會想起那時候的自己,好像是被拋棄了一樣寂寞無助。

現在有了外星人,我發現我這種情緒其實一直沒啥長進,如果不是外星人幾乎沒有異性朋友,他大概會覺得被我緊緊束縛住吧。 XD

仔細想想,這要說是やきもち也是可以,但是我自己才知道的是--我很怕被丟下的這件事情。

不怕獨處,不怕自己一個人,但是卻怕寂寞,就像人家說的兔子太過寂寞會死掉一樣,我覺得我要是太過寂寞,可能會選擇離開這整個世界吧,也許不到這麼偏激的地步,但是我可能會選擇孤身離開到一個沒有人知道我是誰的地方,不然我無法接受我是寂寞孤單的這件事情。

其實我對於親情有著強烈的渴求,對於他人能給予我的情感或是各方面的事物也有著一樣的渴求,但是我自己卻很害怕將情感釋放出去,因為我非常的害怕被拒絕或是失去。

但是某方面來說,我又特別的無情,對於我不想從對方那邊得到什麼的,我是相當冷情,也不在乎對方是否會受傷的。不過只要面對我想從對方那邊得到回應的人,我又會想緊縮在自己的殼當中,除非我確定對方會給我回應,不然我寧願將對方拒絕在我的世界之外。

這方面,我真的是有夠任性的。

我想可能是因為跟兄姐的年紀差太多,以至於我無法從他們那邊得到我想像中兄姐該有的關懷及相處吧,又加上從小沒啥感受到父母的親情,我一直想找代替品吧。

現在想想,我應該是很想要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庭"吧。
[PR]
# by runafujisaki | 2010-04-14 01:03 | 雜談

また今度


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呢?

在路上遇到朋友,聊了幾句之後,道別的時候說:「下次再約出來。」也許不是這句話,但是類似的話應該多少都說過。

我一直在想,這類敷衍指數高到不行的話,到底我會在什麼場合用出來呢?後來仔細想想,我發現大概有這些情形吧。

1.遇到很久沒聯絡的朋友,然後對方又不是你想繼續保持交情的對象時。
2.想轉移話題時,就說一句「再說吧。」
3.應付不想認真應付的人。

其實簡單來說,就是想敷衍過去,不想認真去面對就是了。

猶記得水瓶鯨魚的漫畫描述過,一個男孩子說他很討厭對女孩子說,下次再打電話給妳,因為他覺得說了這句話就表示不會打電話給對方了,他會選擇說他回家後再打電話給對方,這樣就表示他真的會打電話。可是在他跟這女孩子吃完飯後,他還是說了「下次再打電話給妳。」,然後在面面相覷之下,他改口說,「回家,再打電話給妳。」

可是女孩,卻再也沒接到過男孩的電話。

口口聲聲說自己討厭這種敷衍的話噢,可是就算換成另一種說法好了,想敷衍的話,還是一樣敷衍過去了。
[PR]
# by runafujisaki | 2010-04-12 22:43 | 雜談

手つくり


我很懶惰。

應該說我對於自己沒興趣的東西很難提起動力去接觸,所以能念到大學畢業真是奇蹟,但是這陣子我突然覺得我還蠻適合研究工作的?

與其坐辦公桌閒閒沒事做,我還寧願為了data絞盡腦汁,大概最近突然有這樣的想法吧。

回頭說到標題,雖然我的家政成績一向不錯,高中時也被問要不要去念家政系,但是我只對想做的東西有興趣而已,其他的真的不會去想碰,也不會想壓力摳米到完美。

簡單來說就是自high啦。 XDDD

長久以來,我覺得我這個人真的是超自我的,只要自己喜歡就ok,根本不太管別人覺得怎樣的。

難怪吃素阿姨會說我任性,因為我真的很任性,但是我學弟都說,我家的姐姐跟哥哥都比我任性,所以我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偶一為之讓我自己爽一下也好嘛!

所以我很任性的離職了。 (啊,離題了。)

就是因為離職太閒所以很自high的開始縫東西,也不管自己縫得好不好,總之能轉移自己一些注意力總是好的。

至於縫出來的東西能不能用...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b
[PR]
# by runafujisaki | 2010-04-09 01:01 | 雜談

選択


說實在的,人生就是在不斷的選擇再選擇中度過。

所以說,我要不要繼續一份工作,要不要跟某人繼續當朋友,其實都不過是種選擇,差別只在於這個選擇到底會不會讓自己後悔罷了。

不過說到底,人生不就是一直重覆著後悔或是不後悔嗎?

有時候會想,到底我為什麼要跟一個人當朋友,只是單純的因為是朋友,所以就是朋友了嗎?但是就算是朋友,也是有著合不合得來的,我覺得。雖然我覺得朋友就是合則來不合則去,不過有時候面臨選擇時,也是會挺掙扎的,畢竟,那也是一段緣分吧。

不過有時候認知到這是段孽緣時,還是快刀斬亂麻吧。不然只是痛苦自己也痛苦對方。

只是有時候並不是那麼多人都能感覺到你的疏遠,這還挺麻煩的。

要維持這段緣分,就自己積極一點啊,不然就不要怪我消極的不想理會,動不動遇到大學同學就說:"遇到小月幫我跟她說有時間找出來吃飯。"

媽的又不是沒有msn沒有手機,每次我遇到一些大學同學都被這樣告知,實在是一點也不想理會你啊!
[PR]
# by runafujisaki | 2010-04-09 00:36 | 雜談

家族-2


說到我嫂子,說真的我跟她的交集其實很少。 XD

她跟老哥結婚之後,我忙著高中聯考、高中生活、大學考試、大學生活,沒什麼機會交流,但是其實我覺得我嫂子也不太給我們機會交流。

基本上,我嫂子"她們家"安排出遊是不會有"我們家(我、老媽跟老姐)"的份的,但是嫂子娘家常常是全員到齊。其實這也沒什麼,因為那是"她們家"自己安排的活動,沒有算我們的分當然是相當正常的事情,我也從來不覺得這有什麼奇怪。

某次,老姐跟我抱怨某件事情我才知道。有一次老姐回家比較久,跟嫂子提議要不要帶老媽還有兩個小朋友一起去奮起湖玩,我家老哥因為做工地的,所以假日也不一定放假。那時候嫂子跟老姐說,她要帶兩個小朋友太麻煩了,她要考慮看看。

然後聽說一星期後,我嫂子跟她同事帶著兩個小朋友去奮起湖玩。

老姐說她看到土產就知道了,只是不想出聲說話。我姪女在某次跟我姐一起睡覺時,不小心透露出"我們跟媽媽還有媽媽的同事去奮起湖玩,媽媽還說不可以讓大姑姑知道。"

的確我很明白,出去玩的玩伴很重要這件事情,可是說真的這感覺還挺差的。 XD

那次聽我姐說了這件事情,我就勸她說:"嫂子呢,是嫁給老哥當老婆,跟老哥共組家庭的,那是她們家,不是我們家。"

道理人人明白,但是在感情上能不能平靜的接受又是另一回事了。 (攤手

基本上我嫂子是個蠻情緒化的人,跟我哥很像,可是不知道我哥是不是因為這方面贏不了我嫂子,所以結婚後,我哥脾氣收斂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XDDDDD
[PR]
# by runafujisaki | 2010-01-29 10:15 | 雜談
カテゴリ
以前の記事
メモ帳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